• 上厕豔事
  • 发布时间:2018-10-11 18: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内急,是不是昨天吃海鲜吃太多了,张甯知道我爱吃海鲜,经常带我上海鲜馆,昨天又大吃了一顿,三个人就花了二千多,她是无所谓,我还有点心痛钱呢。

      我急着上厕所,也顾不上有人没人,就近地进了女厕所。大厦的设计是每层二个厕所,一个在东部,一个在西部,不过因爲公司的人员构成和别的公司有些差异,连带着厕所都不一样了。十八层的东半部分是总经理办公室和总经办,除了我这个临时外来人员,全部是清一色的女人,所以男厕所被改造成了浴室,只留下了女厕所。西半部分是财务科,也是个阴盛阳衰的地方,但还算是有男人,所以还有男厕所。十七层的投资部倒是个男多女少的地方,但到了十六楼,外贸部又是女人的天下,信息技术部男的虽多了些,但和外贸部合起来后又显得少了些。因此,公司总的来说还是女人的天下,何况几个高级职员都是女的呢。

      我以前上厕所都是特意到西面的财务部上的男厕所,不过今天有点急,就顾不上了,反正这间厕所的客源有限,也就是二位总经理和总经办几名美女,加起来都不过十几个人,总不至于运气这麽坏,一进去就被人当成偷窥狂吧。

      这间高级女士专用厕所比起五星级大饭店的厕所毫不逊色,地板的大理石光洁如镜,洗手台的水龙头都是镀金的,高级的大镜子可以将人照得纤毫毕露,连汗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在女厕的隔间?边解决完毕,一边系裤一边爲男厕所的装修不平,突然听到一阵高跟鞋声传了进来。

      啊!有美女进来了!

      就在我隔壁那个隔间的门打开了,我怕误会,一时不敢发出任何声息。隔壁间关了门之后,就听唏唏嗦嗦的脱衣声,接着就是一阵如雨打残荷的放尿声,滴滴嗒嗒半天响不停。

      这位不知道是那位美女,尿那麽多!

      我摒息以待,不敢开门偷瞧,现在要是被隔壁的美女发现我,那可跳到黄河?也说不清了。

      滴尿声总算结束了,隔壁的门打开,一阵高跟鞋声又起。

      我一直等到听不到高跟鞋声之后,才松了口气,大摇大摆的把门打开。

      啊!我的老天!才跨出隔间的门,就看到一位粉蓝色衣裙的美女背对着我,弓腰低头站在洗手台大镜子前面。因此我只看到美女背影的一头长发及已经撩起到腰际的短裙。

      呃,她有一身羡煞黄脸婆的细皮白肉和那毫无赘肉的纤细柳腰,穿的是白色透明丁字裤,雪白的俏臀只有中央股沟有一条其窄如绳的布条包住,细布条两边露出浑圆白嫩的屁股蛋,让人兴起想咬一口的念头。下半身是登在细高跟鞋上那双微瘦却更显修长骨肉匀称的美腿,让男人看了胯下的小弟弟会撑帐篷。

      美女这时候正低着头用她的纤纤玉手拎起起筒型的透明丝袜拉到大腿根部(不是裤袜,是没包屁股那种两截长筒丝袜)。这时我该感谢公司在女厕?装了如此纤毫毕露的明镜,虽然只是一瞥,我已经由镜中的反射,清晰的看见她的透明内裤前端映出一丛的浓密黑影。而如细窄的内裤前端似乎包不住美女贲起阴阜的阴毛,两撮浓黑卷曲的阴毛由内裤前端两侧露出来。

      嘿!美女拉完筒袜之后,就低着头将白色透明内裤两侧露出的阴毛往?塞,边开口说话。

      “穿这种丁字裤就是麻烦,今晚回家我要把毛剃一下…”

      她在跟谁讲话?

      “你有没有穿过这种丁字裤?我男朋友每次看到我穿都很那个……”

      她在问我有没有穿过丁字裤吗?

      啊!是了,她只听到我大摇大摆的开门声,没来得及擡头看,肯定是把我当成女同事了。我不敢答腔,悄悄转身想走入刚才的隔间暂避一下,以免引起误会,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尖叫起来,“啊……”

      我下意识的回头,这时的美女已经转身瞪大眼睛看着我,檀口张得开开的好象準备帮男人吹喇叭。

      哦!是那个傲气沖天,经常逗我和小怡玩的方秀云。

      突来的震惊使她忘了裙摆还掀在腰际,让我饱览了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那一粒如玉豆般的肚脐眼,透明丁字裤遮掩不住两胯间高高贲起的阴阜及浓密卷曲的阴毛,再往下那两条令人血脉贲张细长匀称美腿就更别提了。

      “对对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

      方秀云这时才发现自己下体春光无限,立即将裙摆往下一拉,转身大叫着往外跑。

      “快来人啊…厕所?有色狼…偷窥狂……唔唔唔…!”

      叫我色狼偷窥狂!要是让她跑出去鬼叫连天,就算包青天再世,也洗不清我的冤枉了。

      我一个箭步沖过去,在她到达门口前由背后抱住她,同时伸手捂住她的嘴,她甩手踢足大力的挣扎。

      “秀云姐!是我,小新,不是色狼!你别乱叫好吗?……”

      方秀云这才稍爲放松,刚才震惊之下,都没看清我倒底是谁,就一心想逃出去。

      “哎呀…!”她居然咬我捂住她嘴的手,我吃痛之下反射性的将手松开。“死小鬼,还不放开我。”

      我这才发现我还紧紧抱着她,一只手正握在她玉峰之上,趁此机会,当然又捏揉了几下。方秀云又羞又气,想挣开我,扭动的纤细腰肢使她俏嫩富有弹性的美臀不停的在我已经胀鼓鼓的阳具上磨擦,弄得我本已经擡头的小弟弟更加的粗硬。“哎,你这个死小鬼,乱摸什麽。”我顶在她股沟?的那根东西又大又硬,磨得她全身发麻。方秀云满面羞红,心想:咪咪都让这小鬼摸了,要是我就这麽放过他,他会以爲我是天生淫蕩呢!

      “我才不相信你的话…你躲在厕所?就是想对非礼我…救命…唔!”

      这个女人怎麽回事,我都说这麽清楚了,她怎麽还不理解,如果我真的是色狼淫魔,会跟她解释这麽多吗?也不想想,我身边美女如云,张甯和方小怡哪个不比你漂亮,而且和我上床之前都还是处子之身,我还用得着非礼你麽,论风骚,连赵琳也比你强多了。

      我赶紧又捂住她嘴,压在她那对咪咪上的手掌往下移,抱紧了她踼动的美腿,可是由于她不断扭动挣扎,我的手掌不小心抱住了她胯下的大腿根部。哦,长筒丝袜与大腿根的交接处,她胯下的腿肌细腻而富有弹性,触手柔滑,使人心跳加速。

      呃哼,这死小鬼怎麽可以抱住人家大腿的内侧,人家那?最敏感,哎呀!他下面那根东西好象更硬了,他难道真的要强暴我?如果他强暴我,我要不要叫?

      谢天谢地!方美女被我这麽一抱,不再乱踢乱动。可是怎麽全身又变得软绵绵了?

      我看着这位美女,现在与我腹背相贴,白晰微瘦的两腮因娇羞而抹上了豔红。

      哎呃,不能…千万不能…这个时候要是流出水来,这死小鬼一定把我当成蕩妇淫娃!他一定会强暴我,如果现在不在公司就好了……“放开我!放开!”方美女又挣动大腿挣扎。由于挣动间大腿的开合,使得我抱在她胯下大腿根部的手掌不由自主的跟着滑动,将她丁字内裤前端窄小如绳的布条拨了开来。

      啊!这是什麽?我的手盖在她浓密卷曲细柔的阴毛上,食中二指触到两片已经沾满了蜜汁淫液的花瓣,湿淋淋,滑腻腻的。方秀云这时脸红气喘,只剩下轻微的挣扎,轻甩着头部。她贴在我颈侧如凝脂般的脸颊有点烫烫的。我忘了什麽时候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她微张的柔嫩小嘴吐着热呼呼的气息,闻在鼻中让我血行加速,胯下硬挺的大阳具本能的抵紧了她的嫩白的股沟。

      啊!他那根粗东西真不老实,我绝不让他插我的菊门。男人爲什麽都放着正门不走偏想走后门,我不干!

      我与方秀云这时都陷入激情的迷惘中,她已经落地的两腿分了开来,垫起高跟鞋尖,虽然我跟她还是腹背相贴,但我感觉到她俏美而有弹性的臀部羞涩的朝后翘起,将她胯下的阴道部位与我在裤内凸起的阳具抵得紧紧的。

      呃,覆在她两片花瓣上的食中二指感觉到她多毛的美穴中又涌出一股滑腻的淫液。

      我这时再也按耐不住,空出的那只手立刻解开了我的皮带,拉下拉链,连着我的内裤一直往下扯到膝盖位置。这几天正是张甯她们“量多的日子”,我都憋了二三天了,小弟弟早已是胀得生痛。

    我盖在她阴阜上的手扯开她窄小的透明丁字内裤,当我那根热烫硬挺的阳具赤裸裸的由后面贴上她着丁字裤几近赤裸的白嫩股沟时,肉与肉的厮磨,像触电一样,令她呻吟出声,俏臀不由自主的向后摆动,让她湿淋淋的花瓣与我的大龟头磨擦,龟头敏感的肉冠与她湿滑细嫩花瓣前后厮磨的快感,我全身的汗毛孔好象都张开了。

      呃!他那一根好大好烫,贴得我好舒服,克铭的那一根好象没有这麽大,啊!我不能让他得逞,这样会对不起克铭!“呃哼,你…你不能乱来…我不是随便的女人…哎啊!”

      我管你是不是随便的女人,用力扯开了她胯间如绳般的丁字裤布条,一手扶着硬得火热的大龟头拨开她湿滑无比的花瓣,屁股用力往前一顶,“滋…!”一声,粗大的龟头已经撑开她柔嫩的花瓣,借着阴道中充满的蜜汁淫液的润滑,粗壮阳具已经全部插入了她的窄小的阴道。

      哎呃,我的小洞洞被撑得好胀,呃!克铭从来没有插得那麽深过,啊!他的龟头好大,子宫?他撑开了,我的花蕊被他的龟头撞得好麻好痒!

      “哎呀,你不可以这样…呃哼…不要那麽深,我会痛……”

      她不是处女,花径已曾缘客扫,但经由整根阳具被她阴道内一圈圈的嫩肉箍得很紧的滋味,我知道她打炮的经验不多。

      哎呃,花蕊好胀好痒喔,他爲什麽不动一下,我受不了了……

      方美女咬着牙关嘶嘶的吐着气,高傲的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微瘦但姣好的脸蛋赤红如火,雪白圆润的臀部想往后顶迎合我那根紧插在她紧小美穴中的大阳具,但又害羞矜持,一时不知所措,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我扶在她纤纤细緻柳腰上的手,感觉到她白晰圆润的美臀肌肤突然绷紧,她湿滑柔软的阴道肉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阳具。我将顶在她子宫最深处花蕊上的大龟头往外抽出,再轻轻向?顶入。方美女这时全身麻软,忍不住伸出两手扶着洗手台,高跟鞋柱在大理石地上,两条瘦长匀称的美腿自然的叉开,再也顾不得羞耻,本能的将俏美的臀部向后微翘,让胯下鲜嫩的花径道路更方便我的沖刺。

      我那根被她嫩穴紧紧包住的大阳具加快速度挺动,她臀部不停的向后挺耸迎合着我的抽插,丝丝的淫液由我两生殖器紧蜜交合的地方流了出来。

      突然她层层嫩肉的阴道壁痉挛似的紧缩,子宫深处的花蕊喷出了一股热流,浇在我龟头的马眼上,这位傲气美女的高潮怎麽来的这麽快?

      强烈的高潮,使她穿着细高跟鞋的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抽筋似的不停颤抖着,要不是我两手抱住她的美臀,只怕她当场就要软倒在滑溜溜的大理石地上。

      这个女厕随时会有人来,我要加紧点,万一被人撞见,可不得了。

      想到这?,我开始加紧的挺动,粗长的阳具像活塞似的在她的阴道内进进出出,看到她胯下那两片粉嫩的花瓣随着大阳具的抽插翻进翻出,如此悸动的画面,使我在她紧窄的美穴内进出的阳具更形壮大。

      呃,本来以爲帅哥都是绣花枕头,没想到这个小鬼的鸡巴那麽大,平常男朋友克铭很难弄出我的高潮,而他的鸡巴不到五分锺就把我的高潮弄出来了,呃,好大!如果不是我的浪水够多,只怕我的小嫩穴都被插破皮了。

      呃,他又把我肏的头皮又发麻了,我怎麽又要来了?

      “哦哼,你的好大…快一点,有人会来的……”

      我由大镜子中看到过度激情的方美女表情迷醉,微向上挑的高傲俏目中泛着盈盈水光,淫欲已经到达了极点。

      “嗯…我尽量快……”

      我抱紧她弹性十足的俏臀,大阳具加速的在她粉嫩湿滑又紧小的美穴中抽插。她白嫩的俏臀被我的小腹撞击得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与生殖器交合的“噗哧!噗哧!噗哧!”之声,交织成一篇激情的乐章。

      “舒不舒服?”我贴在她耳边问。

      “嗯哼,棒!”

      我再大力一挺,将粗大的龟头深入到子宫最深处,与她的蕊心紧抵在一起。“有多棒?”

      “呃哼…就这样,不要动…你顶到我G点了,啊…顶紧一点,不要动…棒…”

      她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后与我阳具根部的耻骨紧蜜相抵,使我与她的生殖器蜜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而我则伸手由后面环住她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我的大腿紧蜜的相贴,肉贴肉的厮磨,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本已将我粗壮的阳具紧紧箍住的阴道,又开始急剧的收缩,阴道壁一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我的阳具茎部,而子宫深处却像小嘴一样含着我的大龟头不停的吸吮,她粗重的呻吟一声,一股热流再度由她的蕊心喷出,她二度高潮了。

      我欲待抽出老二,她突然伸手向后抓住我的臀部,不让我们紧蜜交合的下体分开。

      “不要动!我好酸…你舒不舒服?”

      傲气美女边说边向后挺着俏臀与我的耻骨厮磨着。

      “嗯…舒服…你也很棒…唔…”

      我才开口说话,傲气美女已经仰起上身,把脸转过来,将她柔腻的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同时将灵巧的柔舌伸入我口中绞动,一股股玉液香津由她口中灌入了我的口中,我们下身交合得那麽久,直到现在才有了口唇的接触,却是另外一种新鲜的亢奋,我也含住她的柔嫩的舌尖吸吮,两舌交缠,与她香甘的津液交流,彼此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这文章真够牛B呀!

    就是我的家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分享快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