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奔芙蓉心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你真会那麽柔顺吗?」霍北奔唇角的寒笑多了几分森冷。「我所交代的一切,你都做得到?」「我会努力达成,只要能够让你开怀,只要能够让我自己配得上你。」水芙蓉仰着清豔的小脸,坚决地说道。

      霍北奔黑眸中射出浓浓的鄙薄之意,扬声质疑:「就算在我面前你是个女奴?」「女奴?」乍听之下,水芙蓉以爲他只是开玩笑的。「你要我做什麽,我便做什麽,女奴也一样。」「好。」霍北奔点了点头,姿态极爲冷酷而无情。「从今以后,在衆人面前,你是公主:在我面前,你是我的女奴。」「啊?」水芙蓉没想到他是说真的,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麽,不愿意了?」轻蔑的质问从霍北奔口中传出。

      「没有。」水芙蓉摇了摇头,菱唇扯出摄人心魂的微笑。「我愿意。」是的,爲自己心爱的人做什麽她都愿意!就算她只是个女奴……只要他能够满意就好。

      「很好。」霍北奔没料到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

      本以爲她会端出公主的身分来拒绝他的要求,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乖巧地接受他所提出的条件!也许是她不知道即将发生在她身上的,是些什麽样的酷刑吧!

      他要让她尝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将自己所承受的加倍奉还给她!

      「相公现在有何要交代的吗?」水芙蓉谨慎地问道。

      若是它想要她的侍奉,她会做好的。

      虽然她从未伺侯过人,但她会学,她——定会尽己所能做到他所交托的一切。

      「有女奴称自己的主子爲相公的吗?」霍北奔出声质疑她。

      「那,要怎麽唤?」水芙蓉出声询问。

      虽然她是心甘情愿地询问他,但心里纳闷得紧。

      爲什麽他会以如此冷情的态度对她?

      可是……她已经答应他了,在两人相处的时候,她是他的奴隶。

      奴隶,是没有资格问主子爲什麽的。

      只好从婢女家仆那儿旁敲侧击了。

      「你当了那麽多年的公主,该不会连这也不懂吧?」霍北奔唇造凝着讥讽的笑。「叫我主子!」「主子。」水芙蓉百依百顺地唤道。「对不起,奴才笨拙。」霍北奔没对她的道歉做出回应,只是闭上眼,以淡却有力的声音命令道:「服侍我。」「啥?」水芙蓉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麽。

      「你难道不知道新婚之夜该做些什麽?」霍北奔的魔掌突地袭向水芙蓉浑圆的右胸,惹得她失声惊喘。

      「啊……」水芙蓉被他突来的举动给骇住,而后嗫嚅道:「我只知道要圆房……」但,他不是说要她当他的女奴吗?怎麽现在又跟她提起新婚之夜该做的事了?

      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让人费解啊!

      霍北奔看着她迷惘的神色,露出邪气的笑容。「看来你对这事是半点知觉也没有的。」既然是这样,那洞房也就免了吧!

      他要她恋上男欢女爱的滋味,让青涩的她沈浸在其中无法自拔之后,开口求他要她之后,再狼狈地羞辱她作爲报複!

      听到霍北奔的话语,水芙蓉的娇容浮漾上羞赧的微红。

      「奴婢确实不懂,请主子告诉奴婢,奴婢应该要怎麽做?」水芙蓉怯怯地开口求教。

      「这事不是用说的,这事该用做的。」霍北奔摩挲着她高耸的胸,冷笑道:

      「既然你求我,我便委屈一下,教你怎麽做吧。」「谢谢主子。」水芙蓉的唇边露出感谢的笑。

      霍北奔凝视着浑然不知他究竟要做些什麽的水芙蓉。

      她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顔。娇顔正如她的名般,宛若出水的芙蓉;在案上红烛燃烧的光芒映照之下,一双水灵灵的秋眸流光溢彩,双颊透出粉色的红晕,在鼎中缭绕的沈香中望去,更让人心醉神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