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等机仓特别服务
  • 发布时间:2018-09-17 15:3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先生,你好!多谢阁下选乘本公航班。”一位笑容甜美的空中小姐对着我说。但是吸引我的不是她那甜美的笑容,而是她那37吋的巨乳。(我的保守估计)我也对她点头一笑说:“Hi!Pauline”她的名牌就扣在她的胸襟上。

    “欢迎!请坐,你将会享受到本机仓的“头等服务”。”另一个空姐指着我的坐位对我说。

    “我叫Lucy,你有甚幺需要儘管说吧!”

    “好的。谢谢妳!”

    飞机起飞了不久,那个叫Lucy的空姐不时走过来问我要不要这样,要不要那样。又不停的对我大抛媚眼,她又走过来对我说:“先生,要不要喝点甚幺的?”

    “好的,给我一杯奶吧!”我对她说。

    “你要牛奶吗?好的,麻烦你等一下。”

    “我不是要牛奶,我是要喝妳的奶奶。”

    她呆了一下,然后脸上一副很尴尬的模样,不过一看就知道她是装出来的。“好的,麻烦你跟我来。”她对我说。

    这时轮到我呆了一下。我想,不是真的吧!我当然跟着去,有甚幺大不了,难道还怕她强姦我吗?对不对?

    ?

    我跟她到了那个空姐工作的小空间,她就把那布帘拉上,她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很渴望的表情,左手在自己的胸部上轻轻的搓着,右手伸了入她的短裙内,轻抚自己的小穴,摸了数下,她就把右手拿出来,我看到她的手指间竟然已经有些淫水了。她一面把手指放入口中轻吮,一面向着我走过来,走到我的面前,就跪了下去,把我的裤链拉下,将我的鸡巴掏出来,替我口交,大约含了十分钟左右,我示意她站起来,我的双手毫不客气大力的抓着她的双乳,她轻叫了一声:“啊!”我继续大力地搓她的乳房。虽然隔着衣服,我也感到她的双乳是很柔软的,她的双乳经过我的“招呼”后,我想她的双乳一定出现了一道道的指痕了。我把她的身体转向墙壁,她把双手按在墙上,我一只手继续搓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就伸入她的裙内,想不到她原来没有穿内裤,更想不到的是她的丝袜竟然是穿了个洞的,我的手指很轻易就插入了她那湿淋淋的小穴内。这婊子真是没改错名字啊!Lucy!Lucy!(露西!)哈哈哈!

    我的手指在她的穴内轻轻挖弄,她的双眼半开半合,侧着头看着我,轻轻地叫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弄得……我好……好舒……服……啊~~…啊~~…我……对……用力……对……啊……啊……好舒服……我喜欢这样……对对……再入……再入些……我……我……我……好棒……对……对……啊……啊……啊……我……我……我要丢了!”

    在我的手指挖弄下,她竟已经得到了高潮。

    我看着她还陶醉在高潮中,就继续抓她的乳房、挖弄她的小穴。挖了一会,她轻声的对我说:“干我吧!”

    我继续大力的抓弄她的乳房。

    她哀求着说:“请……请……请你干我吧!”

    “What?Ican’thearyou!”

    “Fuck……Fuckme!Please!”

    我把已经涨到了九寸半长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外轻擦着,龟头插入她的小穴中,鸡巴也入了四、五寸,看到她那个淫样,立即又抽出来。她立即叫道:“不……不要抽出来!求……求你,不要抽出来。请你操我吧,请你姦淫我吧!”

    我也玩够了,我将鸡巴对準她的小穴,然后一下子把我的鸡巴完全插入了她的小穴中,我用双手按在她的腰上,然后快速地抽插着。

    “啊……啊……大力些……啊啊……对……对啊……再入些……再大力些吧……啊……啊啊……很……很爽啊……啊……好棒……好大的鸡巴……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姦死我吧……干死我……弄死我……好了……对……对对……肏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很舒服啊~~……啊……啊……我……的……小……我的小穴……被……被你的大……大鸡巴肏得好爽……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爽……啊……”

    我就这样子干了她半小时左右,她已经有了两次的高潮。

    “啊……啊……干死我吧!啊……啊……”

    我突然停了下来,她以为我要射了,就转身跪下来,把我的鸡巴含在口里,她替我“吹”了十分钟左右,见我还没有射出来,就抬头望着我,露出一副可怜相,好像是在说:“我的嘴巴也『吹』得很酸软啦,你还没完啦!”

    我把她扶起来,她说:“你真行啊!”

    “你现在还没有射出来。怎样办?”

    我说:“怎幺办?当然是继续啦!”

    她退后一步,双手乱挥着说:“不成啦!我真的不成啦!我累得要命啦!”

    “可是……”

    “Lucy!妳在里头这幺久干嘛?”一把女声在布帘外说。

    那布帘被掀起了一角,帘外那人探头入来,看着我们两人,呆了一呆,然后她看到了我的鸡巴,正想大叫。幸好Lucy手快把她的嘴巴按着,还拉了她进来。Lucy对她说:“Pauline!不要叫啦!”

    那叫Pauline的女子不停点头示意她不会叫了,我看到她的眼晴完全没有离开过我的鸡巴。我对Lucy望了一眼,她也会意地对我点了一下头,然后对Pauline说:“怎幺样?想尝尝吧!是不是?过去吧!”她的双手在抚摸着那对37寸的巨乳。

    Pauline还在迟疑着说:“不太好吧!我……我还有很多工作……啊啊啊……”她还在说着,Lucy的手已经在搓弄她的小穴了。

    “妳的工作我来做吧!”Lucy对她说。

    Pauline看着她:“真的吗?谢谢妳!”Lucy对着我们两人笑了一笑,然后就走了去。

    ?

    我走了过去,把Pauline制服的脱下来,然后一扯就把她的胸罩扯下来,她的那双巨乳就弹了出来,我把她的双乳抬了起来,低下头去把她的乳头含着,轻轻的吮着。

    “啊……啊……啊……”她好像很享受似的。

    我吮了数下,就急不及待把她转过身去,拉高她的裙子,扯下她的丝袜和内裤,把龟头对準了她的小穴,然后就把整根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好痛……好痛……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啦……别这幺大力啊……啊……啊……啊……”

    听了她这幺说,我便把鸡巴慢慢地在她小穴里抽送,插了百多下后,她说:

    “不……停啊……不要……啊……不要停啊……不要停啊……啊……啊……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对……用力……对……啊……啊……好舒服……我喜欢这样……对……弄我……好棒……对……对……啊……啊~~…啊~~~好舒服……好棒……啊……啊……啊……啊……真棒……用力……干爆我……啊啊………啊……”

    我停下来,然后把她转过身抱了起来,她自己很自然的把双腿缠着我的腰,一手揽着我的颈子,一手抓着我的鸡巴往自己的小穴里插。然后她自己就上下的抛着身子,她的一双大奶子在我的胸前抛动,不断的撞在我的胸部上。

    我这样的让她“干”了我十分钟左右,她就停了下来喘着气说:“很……爽啊……啊呵……呵……”

    她也感到我的鸡巴还硬硬的撑在她的小穴中,对着我说:“你还没有射吗?”

    “当然没有啦,妳刚才这幺主动的“干”我,我现在要好好的干妳啊!”

    说着,我就把她的屁股慢慢的抬起来,然后放下,我的腰也同时用力向上一挺,我这样不停的干了她二十分钟。她那副压低了的声音显得特别淫蕩,不停在叫:

    “啊……好舒服……怎会……这……样……舒服呢……你的……好……大啊……我被……你……弄……得……好舒服……啊……”

    我在她的淫叫声中慢慢感到高潮了,便把她放下来,叫她把我的鸡巴含着,她把我的鸡巴含了大半入口中,然后吐弄着,她的双眼不时向上瞟着我,我看着她那副淫蕩相,终于在她的口中发射了。

    她把我的精液全部都吞下去,用她的小口把我的鸡巴清理好,还帮我穿上裤子。我看着她把刚才给我扯烂了的奶罩脱下来递了给我,我顺手就放在裤袋中,就当是(战利品)吧。她继续穿好内裤和丝袜,然后就把制服整理好,送我回到我的坐位。我看到她的37寸巨乳在没有了奶罩承託下,每走一步也大幅度的上下震荡着,真的令人看到大快人心。

    突然有一个男人走到我身旁,用日语对我说:“怎样?很爽吧!对不对?”这家伙好像全世界的人也懂日语似的。

    他走运,刚好我懂得,就对他说:“甚幺?”

    “刚才和两个空姐干了这幺久,很爽吧!”

    我看到他蛇头鼠眼的,本想不理会他的,但是想起坐在他身旁的日本美女,说不定和他交谈可以结识那日本美女,就对他道:

    “刚才她们两人把我九寸长的鸡巴含入口中替我口交,又让我把她们按在墙上从后把鸡巴插入她们的小穴中。你说爽不爽?”

    他听到我这样说,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说:“我可以和你一样的干她们吗?”

    “你又不是想干我,问我干嘛?去问她们吧!”这家伙真是……

    “怎……怎幺样开口才好呢?”

    “你走到她们的身旁,然后对她们说:小姐我可以操妳吗?那样就可以了!”

    “你不要开我玩笑了!那怎幺成啊!”他苦着脸对我说。

    这家伙真麻烦!我对他说:“刚才坐在你身旁的是你的……”

    “妻子!”

    这样蛇头鼠眼的家伙也能够娶到这幺漂亮的女子,真是天无眼啊!我眉头一皱,没说甚幺。

    他看着我,然后对我说:“你想操她吗?你介绍那两个空姐给我认识,让我好像你刚才的操她们,到达目的地后,你来我们住的酒店,我叫她让你操个够。怎幺样?”

    “好啊!我待会问问她们,到步后有没有空,我和她们一起去找你们。”

    “不……不,我想现在就操她们,我的鸡巴现在涨得我很辛苦。”

    “哈!哈!哈!(笑得非常假!)你想我会上你的当吗?你现在操完她们,到时我去找你!你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那我怎幺办?还是到步后我和她们一起去找你吧!”

    “但是,我的鸡巴现在……”

    我从裤袋里拿出Pauline的奶罩递了给他,“这个是那大奶子空姐的奶罩,你拿去到洗手间打一发手枪吧,不要再烦扰着我了。”

    他老大不满意的拿着那奶罩去了。看一看手錶,还有三小时才到步,先睡一会吧。

    就在这时,有一位空姐走过来,递了一张名片给我,然后就走开了。我看那名片是一间酒店的,正面还写上了房间的号码,背面写着:“到步后,有空吗?Adams。”

    我抬起头来看看她在那里,看见她站在前头正在和Lucy说话,她俩看到我就对着我笑一笑,我就对她们点点头示意我有空去找她,然后我就睡着了。

    ?

    “先生,你好!多谢阁下选乘本公航班。”一位笑容甜美的空中小姐对着我说。但是吸引我的不是她那甜美的笑容,而是她那37吋的巨乳。(我的保守估计)我也对她点头一笑说:“Hi!Pauline”她的名牌就扣在她的胸襟上。

    “欢迎!请坐,你将会享受到本机仓的“头等服务”。”另一个空姐指着我的坐位对我说。

    “我叫Lucy,你有甚幺需要儘管说吧!”

    “好的。谢谢妳!”

    飞机起飞了不久,那个叫Lucy的空姐不时走过来问我要不要这样,要不要那样。又不停的对我大抛媚眼,她又走过来对我说:“先生,要不要喝点甚幺的?”

    “好的,给我一杯奶吧!”我对她说。

    “你要牛奶吗?好的,麻烦你等一下。”

    “我不是要牛奶,我是要喝妳的奶奶。”

    她呆了一下,然后脸上一副很尴尬的模样,不过一看就知道她是装出来的。“好的,麻烦你跟我来。”她对我说。

    这时轮到我呆了一下。我想,不是真的吧!我当然跟着去,有甚幺大不了,难道还怕她强姦我吗?对不对?

    ?

    我跟她到了那个空姐工作的小空间,她就把那布帘拉上,她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很渴望的表情,左手在自己的胸部上轻轻的搓着,右手伸了入她的短裙内,轻抚自己的小穴,摸了数下,她就把右手拿出来,我看到她的手指间竟然已经有些淫水了。她一面把手指放入口中轻吮,一面向着我走过来,走到我的面前,就跪了下去,把我的裤链拉下,将我的鸡巴掏出来,替我口交,大约含了十分钟左右,我示意她站起来,我的双手毫不客气大力的抓着她的双乳,她轻叫了一声:“啊!”我继续大力地搓她的乳房。虽然隔着衣服,我也感到她的双乳是很柔软的,她的双乳经过我的“招呼”后,我想她的双乳一定出现了一道道的指痕了。我把她的身体转向墙壁,她把双手按在墙上,我一只手继续搓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就伸入她的裙内,想不到她原来没有穿内裤,更想不到的是她的丝袜竟然是穿了个洞的,我的手指很轻易就插入了她那湿淋淋的小穴内。这婊子真是没改错名字啊!Lucy!Lucy!(露西!)哈哈哈!

    我的手指在她的穴内轻轻挖弄,她的双眼半开半合,侧着头看着我,轻轻地叫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弄得……我好……好舒……服……啊~~…啊~~…我……对……用力……对……啊……啊……好舒服……我喜欢这样……对对……再入……再入些……我……我……我……好棒……对……对……啊……啊……啊……我……我……我要丢了!”

    在我的手指挖弄下,她竟已经得到了高潮。

    我看着她还陶醉在高潮中,就继续抓她的乳房、挖弄她的小穴。挖了一会,她轻声的对我说:“干我吧!”

    我继续大力的抓弄她的乳房。

    她哀求着说:“请……请……请你干我吧!”

    “What?Ican’thearyou!”

    “Fuck……Fuckme!Please!”

    我把已经涨到了九寸半长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外轻擦着,龟头插入她的小穴中,鸡巴也入了四、五寸,看到她那个淫样,立即又抽出来。她立即叫道:“不……不要抽出来!求……求你,不要抽出来。请你操我吧,请你姦淫我吧!”

    我也玩够了,我将鸡巴对準她的小穴,然后一下子把我的鸡巴完全插入了她的小穴中,我用双手按在她的腰上,然后快速地抽插着。

    “啊……啊……大力些……啊啊……对……对啊……再入些……再大力些吧……啊……啊啊……很……很爽啊……啊……好棒……好大的鸡巴……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姦死我吧……干死我……弄死我……好了……对……对对……肏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很舒服啊~~……啊……啊……我……的……小……我的小穴……被……被你的大……大鸡巴肏得好爽……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爽……啊……”

    我就这样子干了她半小时左右,她已经有了两次的高潮。

    “啊……啊……干死我吧!啊……啊……”

    我突然停了下来,她以为我要射了,就转身跪下来,把我的鸡巴含在口里,她替我“吹”了十分钟左右,见我还没有射出来,就抬头望着我,露出一副可怜相,好像是在说:“我的嘴巴也『吹』得很酸软啦,你还没完啦!”

    我把她扶起来,她说:“你真行啊!”

    “你现在还没有射出来。怎样办?”

    我说:“怎幺办?当然是继续啦!”

    她退后一步,双手乱挥着说:“不成啦!我真的不成啦!我累得要命啦!”

    “可是……”

    “Lucy!妳在里头这幺久干嘛?”一把女声在布帘外说。

    那布帘被掀起了一角,帘外那人探头入来,看着我们两人,呆了一呆,然后她看到了我的鸡巴,正想大叫。幸好Lucy手快把她的嘴巴按着,还拉了她进来。Lucy对她说:“Pauline!不要叫啦!”

    那叫Pauline的女子不停点头示意她不会叫了,我看到她的眼晴完全没有离开过我的鸡巴。我对Lucy望了一眼,她也会意地对我点了一下头,然后对Pauline说:“怎幺样?想尝尝吧!是不是?过去吧!”她的双手在抚摸着那对37寸的巨乳。

    Pauline还在迟疑着说:“不太好吧!我……我还有很多工作……啊啊啊……”她还在说着,Lucy的手已经在搓弄她的小穴了。

    “妳的工作我来做吧!”Lucy对她说。

    Pauline看着她:“真的吗?谢谢妳!”Lucy对着我们两人笑了一笑,然后就走了去。

    ?

    我走了过去,把Pauline制服的脱下来,然后一扯就把她的胸罩扯下来,她的那双巨乳就弹了出来,我把她的双乳抬了起来,低下头去把她的乳头含着,轻轻的吮着。

    “啊……啊……啊……”她好像很享受似的。

    我吮了数下,就急不及待把她转过身去,拉高她的裙子,扯下她的丝袜和内裤,把龟头对準了她的小穴,然后就把整根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好痛……好痛……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啦……别这幺大力啊……啊……啊……啊……”

    听了她这幺说,我便把鸡巴慢慢地在她小穴里抽送,插了百多下后,她说:

    “不……停啊……不要……啊……不要停啊……不要停啊……啊……啊……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对……用力……对……啊……啊……好舒服……我喜欢这样……对……弄我……好棒……对……对……啊……啊~~…啊~~~好舒服……好棒……啊……啊……啊……啊……真棒……用力……干爆我……啊啊………啊……”

    我停下来,然后把她转过身抱了起来,她自己很自然的把双腿缠着我的腰,一手揽着我的颈子,一手抓着我的鸡巴往自己的小穴里插。然后她自己就上下的抛着身子,她的一双大奶子在我的胸前抛动,不断的撞在我的胸部上。

    我这样的让她“干”了我十分钟左右,她就停了下来喘着气说:“很……爽啊……啊呵……呵……”

    她也感到我的鸡巴还硬硬的撑在她的小穴中,对着我说:“你还没有射吗?”

    “当然没有啦,妳刚才这幺主动的“干”我,我现在要好好的干妳啊!”

    说着,我就把她的屁股慢慢的抬起来,然后放下,我的腰也同时用力向上一挺,我这样不停的干了她二十分钟。她那副压低了的声音显得特别淫蕩,不停在叫:

    “啊……好舒服……怎会……这……样……舒服呢……你的……好……大啊……我被……你……弄……得……好舒服……啊……”

    我在她的淫叫声中慢慢感到高潮了,便把她放下来,叫她把我的鸡巴含着,她把我的鸡巴含了大半入口中,然后吐弄着,她的双眼不时向上瞟着我,我看着她那副淫蕩相,终于在她的口中发射了。

    她把我的精液全部都吞下去,用她的小口把我的鸡巴清理好,还帮我穿上裤子。我看着她把刚才给我扯烂了的奶罩脱下来递了给我,我顺手就放在裤袋中,就当是(战利品)吧。她继续穿好内裤和丝袜,然后就把制服整理好,送我回到我的坐位。我看到她的37寸巨乳在没有了奶罩承託下,每走一步也大幅度的上下震荡着,真的令人看到大快人心。

    突然有一个男人走到我身旁,用日语对我说:“怎样?很爽吧!对不对?”这家伙好像全世界的人也懂日语似的。

    他走运,刚好我懂得,就对他说:“甚幺?”

    “刚才和两个空姐干了这幺久,很爽吧!”

    我看到他蛇头鼠眼的,本想不理会他的,但是想起坐在他身旁的日本美女,说不定和他交谈可以结识那日本美女,就对他道:

    “刚才她们两人把我九寸长的鸡巴含入口中替我口交,又让我把她们按在墙上从后把鸡巴插入她们的小穴中。你说爽不爽?”

    他听到我这样说,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说:“我可以和你一样的干她们吗?”

    “你又不是想干我,问我干嘛?去问她们吧!”这家伙真是……

    “怎……怎幺样开口才好呢?”

    “你走到她们的身旁,然后对她们说:小姐我可以操妳吗?那样就可以了!”

    “你不要开我玩笑了!那怎幺成啊!”他苦着脸对我说。

    这家伙真麻烦!我对他说:“刚才坐在你身旁的是你的……”

    “妻子!”

    这样蛇头鼠眼的家伙也能够娶到这幺漂亮的女子,真是天无眼啊!我眉头一皱,没说甚幺。

    他看着我,然后对我说:“你想操她吗?你介绍那两个空姐给我认识,让我好像你刚才的操她们,到达目的地后,你来我们住的酒店,我叫她让你操个够。怎幺样?”

    “好啊!我待会问问她们,到步后有没有空,我和她们一起去找你们。”

    “不……不,我想现在就操她们,我的鸡巴现在涨得我很辛苦。”

    “哈!哈!哈!(笑得非常假!)你想我会上你的当吗?你现在操完她们,到时我去找你!你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那我怎幺办?还是到步后我和她们一起去找你吧!”

    “但是,我的鸡巴现在……”

    我从裤袋里拿出Pauline的奶罩递了给他,“这个是那大奶子空姐的奶罩,你拿去到洗手间打一发手枪吧,不要再烦扰着我了。”

    他老大不满意的拿着那奶罩去了。看一看手錶,还有三小时才到步,先睡一会吧。

    就在这时,有一位空姐走过来,递了一张名片给我,然后就走开了。我看那名片是一间酒店的,正面还写上了房间的号码,背面写着:“到步后,有空吗?Adams。”

    我抬起头来看看她在那里,看见她站在前头正在和Lucy说话,她俩看到我就对着我笑一笑,我就对她们点点头示意我有空去找她,然后我就睡着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