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甜美的总机小姐
  • 发布时间:2018-09-17 15:3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来到这家日商公司已经进入第十年,从业务工程师慢慢爬到业务部长,说真的高级主管的工作量其实不多,开会和交际应酬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管理那就更简单了,固定安排一些工作给属下,然后盯着他们做完就是了。

    总务部新来一位总机兼柜台小姐Jenny,听说今年刚毕业,身材高挑,外型甜美,活泼大方又带点少女的清纯和稚气,百分百符合国际级公司门面的形象,把各部门的女同事全比了下去。每逢周一,出差的业务员回总公司开会,个个都像苍蝇一样围着柜台,找机会接近她。

    Jenny不是我的直属部门,公务上没有多大接触机会;再说主管总要顾及形象,言行举止必须和基层保持点距离。何况,兔子不吃窝边草,离婚多年又接近中年的我,二十出头的美女只有花钱去欢场找,快又实际。

    台湾近几年来的交际应酬型态已经改变,吃饭喝酒大家兴趣缺缺,吃多伤身又要躲酒驾,总是不能宾主尽欢。但是打高尔夫球就不一样,说清晨六点开球大家都能提前报到,谈不谈生意另一回事,至少达到健身和连络感情的效果。

    上午和新竹工业区的客户谈了有关ISIR的样品进度问题,然后两人就近到新丰球场打了一场球,看看时间还早,回公司一趟吧!老总出国,也许有甚幺事需要处理。酷热的七月,台北正下着午后大雷雨,下班时间到了,远远看到Jenny撑着一把小阳伞,另一只手提着包包和制服外套,在雨中狼狈的东张西望,招呼不到计程车的样子。当个好人吧!我心想。“上车,我送妳一程。”我放下车窗对她说。

    “阿里阿多,部长样!”英日语不行的话不可能担任她现在的职位。头髮和身上都沾了些许雨水,丝质的粉红色衬衫半透明的贴在身上,领口第二颗釦子没扣而敞开,从我侧面的角度刚好看到乳沟和深紫色缧丝花边内衣,各托着露出半颗的雪白乳房。“交个男朋友嘛!公司单身同事不少,上下班有人接送多好!”

    “很想啊!问题是…来约我的都是已婚的…,内湖顺路吗?”“可以。”台北市本来就车多,下班时间又碰上大雨,车子走走停停,有人可以聊天消磨塞车的时间也不错。“下午有人找我吗?”“嗯…有,欧巴马找你打球,张惠妹约你唱歌,遥遥说晚上不见不散…”

    “哈哈……”我不禁笑了出来,她却装的一本正经的模样,两眼无辜的看着我,我喜欢下班后的她。又是红灯,每个路口总要等个一分半钟,趁着空档我偏过头去,她刚好身子下滑,调整一下舒适的坐姿,窄身的迷你裙也来到大腿根部,露出黑色丝袜的上缘,实在忍不住再瞧一眼,好美,我打从心里讚美。虽然不到一秒的视觉短暂打量,却刚好遇上她的目光,害我好像做错事的孩子,赶紧将头转回去,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今天球打的怎幺样呢?”“嗯?妳怎幺知道我去打球?”

    “看你晒的跟挂炉烤鸭一样,用屁股想也知道。”

    “想不到妳的屁股功能还蛮多的。”这下子换她哈哈大笑,胸口颤巍巍的,车内的气氛变的愉快很多。“妳会打吗?”我再偏过头去,找机会看她的胸部。

    “你会教吗?”她也转过头看着我,颇有挑衅的味道。“现在吗?”我盯着她的眼睛。“有事吗?”她的眼睛张的更大的。我知道美丽华后面就有一个练习场,刚好离这里不远,我帮她租了一支女用7号铁桿,也买了一付手套,双双来到人少的二楼。她说大学体育有上过高尔夫球这门课,所以我就让她直接站上挥桿位置。Jenny当然打的不怎幺样,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这幺讨人喜爱的女人,应该说是女孩才恰当,活像国外的小孩,表情和肢体语言特别丰富。偶尔打出一个好球就当场扭腰摆臀手舞足蹈,有时还在我面前摇晃肩膀和双乳,“怎幺样?教练?厉害吧!你有没有很爱我?”

    而坏球连连时却有如被欺负的伤心小孩,手背揉着眼睛投身我的怀里,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假装哭泣讨着要人安慰。我就这样被她的青春气息逗的笑声连连,真的好快又好快乐的一个半小时。

    打完球,听从Jenny的意见,一起到美福超市吃碗蕃茄牛肉麵,接着来到她的住处,『上来陪我喝杯咖啡吧!』她没有让我有拒绝的机会,下车就拉着我的手,搭电梯直上18楼。

    女人布置的家确实不一样,进门就闻到淡淡的香味,沙发上摆着一只大狗熊布偶,『它叫嘟嘟,是我的男朋友,我每天脱光光陪它睡觉。』说真的,在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身边,我这个业务出身的行家有时都会词穷,分不清她是天真?还是有意?

    『你先坐一下,我换个衣服。』我没有女儿,不知道现在年轻女孩的居家穿着是不是都这样?上身就一件细肩带的黑色小可爱,失去束缚的双乳豪放不拘的凸显出来,骄傲的尖挺并且微微向外扩张,下缘几乎快露出双奶。白白细细的整截腰身毫无遮掩,点缀着深邃的肚脐眼,小小的牛仔热裤短到上头几乎无法盖住小腹,第一颗扣子也没扣,阴毛呼之欲出,如果有阴毛的话;热裤下半截完全没有裤管,来到大腿根部,前面露出两片白色口袋,后面露出一点小屁屁,彷彿挂在臀部随时会掉下来似的。

    整个一米六五左右的雪白身躯,大概上下各遮掩不到二十公分,有如一条性感迷人的美人鱼,在我面前游来游去,忙着放音乐和準备煮咖啡用的道具。

    『喝到我煮的咖啡的都会爱上我。』

    『为什幺?妳有放迷魂药?』我刻意装作不解。

    『对,先姦后杀,怕了吗?』哪有女的恐吓男的道理?

    『我好怕喔‥‥好怕妳不要。』

    她笑的双峰乱颤,耳边刚好传来黑人男歌星Barry White唱的Kiss and Say Goodbye。

    『我好喜欢这首歌,陪我跳个舞好吗?』

    时光好像回到二十年前的大学生活,朋友的生日舞会里搂着一个心仪的的女同学,细细的腰身配上触手光滑的肌肤,我已经有年轻的感觉,小兄弟开始一抖一抖的,按耐不住原始的本能。我忍不住低头亲吻了她一下,她含情脉脉的对我一笑,接着放开我的左手,双手环绕我的颈部,两个人就这样贴在一起,越贴越紧,紧到我相信她都能感受到小兄弟的冲动。

    一首歌很快结束了,她优雅的转身,握着我的双手放在腰际,让我从后面抱着她继续跳着。

    『你是好男人还是坏男人?』

    『有什幺区别呢?』

    『好男人打十八个洞,坏男人打十九个洞。』

    『那我宁愿当坏男人。』

    我拉着她的双手放在我的颈后,轻轻吻着她的脖子,舔着左边耳垂,也朝她耳内微微呼气,双手伸进小可爱内各自握着一颗奶球,左手那颗缓缓把玩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找到小小尖尖的奶头,时轻时重的揉捏着,她除了嘴里“嗯嗯喔喔”之外,再也说不出俏皮话了。

    旁边酒柜的玻璃清楚反射我们二个全身,我抱着JENNY面对着酒柜,将她的黑色小可爱往上拉到胸口上缘,两颗雪白的双乳傲然呈现。

    『妳好美Jenny,我好爱妳。』

    『真的!你要怎幺爱我呢?』

    『嗯‥‥先从后面爱妳,然后再从前面。』

    『这哪叫爱?这叫‥‥』她似乎说不出口,换她辞穷了。

    『叫甚幺?』我故意逼问。

    『Fuck!』英文解决了她的难题。

    『中文叫干,OK!亲爱的我好想干妳。』

    『我好想被你‥‥干。』虽然干字说的很小声。

    她将手放在沙发椅背上,接着弯腰,翘起圆圆的臀部,头髮一甩,回头看着我,真是超级无敌令人无法抗拒的诱人姿态。我迫不及待将她的热裤连同内裤一起剥下,扔到一旁,然后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挺着硬硬的小兄弟从后面靠近。

    事后回想,我怎幺会如此急色?放着卧室舒服的床不用,前戏也免了,连内裤的款式和颜色都没看清楚,直接就在客厅搞了起来。

    好白好圆好翘的臀部,就像一颗成熟的大桃子,我双手边抚摸着臀部边讚叹年轻的感觉真好。右手往下一探,发觉这哪是桃子,好像刚被掐出水的水蜜桃,肥嫩多汁,我将手上的汁液涂抹在小兄弟的光头上,然后……。

    『啊‥啊‥‥啊‥‥喔呜‥‥』头进去了,头过身就过。这个迷人的长腿姑娘,还好我平时打球双腿够力,都要稍微踮起脚尖角度才会刚好。

    『啊‥‥,好‥‥好‥粗‥』

    『不‥‥是妳的‥‥太紧了‥‥』

    这是我最爱的姿势,也是自然界大多数野兽採用的姿势,整只小兄弟从光头到根部被夹得紧紧的不说,深入还是浅出完全操之在我,控制自如。

    『喔‥天‥‥嗯嗯‥别‥‥太‥里面‥‥喔‥好爽‥‥』

    双手还可以自由行动,时而伸前搓揉垂悬下来的一对豪乳,时而往下抚摸小腹阴毛和水水的嫩穴,想要大力抽插时还可以稳稳的固定她的臀部,累了就运用指尖在她的背部和腰间施展轻功,她就会痒得像水蛇一般扭转身躯,小兄弟在穴里上下左右旋转,配合她舒爽的哀叫声,感觉自己真是世上最性福的人。

    『Oh‥Fuck Me‥‥Oh‥‥My God‥』有时候又好像在操一个老外,挺新鲜的。

    『嗯‥嗯‥啊‥‥不行‥‥我‥‥快‥死了‥‥』Jenny的脚快站不住的样子,我双手扶住她的腰际,继续进出,大力进出。

    这个美好时刻,真希望有超能力一直英勇的坚持下去,但是子子孙孙们早已不耐久候,争先恐后的急着要出来看看,究竟是谁那幺有魅力,让我活力回复不减当年。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多亏我的脑袋还有一丝丝的清醒,没戴套子,不能内射,不然万一搞出人命不打紧,连工作都可能不保。在这千钧一髮的紧要关头,小兄弟迅速拔出,就看见一道白光直直喷向Jenny左肩膀上。

    『啊‥不行‥‥I‘’m Comming‥‥Oh‥』说时迟那时快,耳际传来Jenny尖叫的同时,我的卵蛋和大腿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热流,我知道她也喷了。

    我有一个伟大的发现,男人的性能力和女人的青春美丽成正比,这应该叫做性能量不灭定律。事后,当我们两个赤条条的堆叠在沙发上,亲吻爱抚享受片刻的宁静,小兄弟在Jenny手里又开始一抖一抖的,如同迷路小狗找到主人一样,兴奋不已,跃跃欲试。

    『你好色喔‥‥,我好爱‥‥』她又恢复调皮的样子。

    隔天,和往常一样,我都会提早十分钟八点五十分到达公司。业务员又出差去了,一大早公司里没几个人,Jenny微笑的捧着一杯热咖啡放在我桌上。

    『欧嗨呦…,部长样。』

    『欧嗨呦…,谢谢妳!』在公司里还是要一本正经。

    『总经理说他晚两天回来,麻烦部长再代理两天。』

    『好,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我知道部长最能干!』

    这次她故意加重语气在最后那个干字。然后转身一摇一摆的回到她的柜台总机位置。 我知道春天来了,春天已经在敲我的大门了。

    来到这家日商公司已经进入第十年,从业务工程师慢慢爬到业务部长,说真的高级主管的工作量其实不多,开会和交际应酬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管理那就更简单了,固定安排一些工作给属下,然后盯着他们做完就是了。

    总务部新来一位总机兼柜台小姐Jenny,听说今年刚毕业,身材高挑,外型甜美,活泼大方又带点少女的清纯和稚气,百分百符合国际级公司门面的形象,把各部门的女同事全比了下去。每逢周一,出差的业务员回总公司开会,个个都像苍蝇一样围着柜台,找机会接近她。

    Jenny不是我的直属部门,公务上没有多大接触机会;再说主管总要顾及形象,言行举止必须和基层保持点距离。何况,兔子不吃窝边草,离婚多年又接近中年的我,二十出头的美女只有花钱去欢场找,快又实际。

    台湾近几年来的交际应酬型态已经改变,吃饭喝酒大家兴趣缺缺,吃多伤身又要躲酒驾,总是不能宾主尽欢。但是打高尔夫球就不一样,说清晨六点开球大家都能提前报到,谈不谈生意另一回事,至少达到健身和连络感情的效果。

    上午和新竹工业区的客户谈了有关ISIR的样品进度问题,然后两人就近到新丰球场打了一场球,看看时间还早,回公司一趟吧!老总出国,也许有甚幺事需要处理。酷热的七月,台北正下着午后大雷雨,下班时间到了,远远看到Jenny撑着一把小阳伞,另一只手提着包包和制服外套,在雨中狼狈的东张西望,招呼不到计程车的样子。当个好人吧!我心想。“上车,我送妳一程。”我放下车窗对她说。

    “阿里阿多,部长样!”英日语不行的话不可能担任她现在的职位。头髮和身上都沾了些许雨水,丝质的粉红色衬衫半透明的贴在身上,领口第二颗釦子没扣而敞开,从我侧面的角度刚好看到乳沟和深紫色缧丝花边内衣,各托着露出半颗的雪白乳房。“交个男朋友嘛!公司单身同事不少,上下班有人接送多好!”

    “很想啊!问题是…来约我的都是已婚的…,内湖顺路吗?”“可以。”台北市本来就车多,下班时间又碰上大雨,车子走走停停,有人可以聊天消磨塞车的时间也不错。“下午有人找我吗?”“嗯…有,欧巴马找你打球,张惠妹约你唱歌,遥遥说晚上不见不散…”

    “哈哈……”我不禁笑了出来,她却装的一本正经的模样,两眼无辜的看着我,我喜欢下班后的她。又是红灯,每个路口总要等个一分半钟,趁着空档我偏过头去,她刚好身子下滑,调整一下舒适的坐姿,窄身的迷你裙也来到大腿根部,露出黑色丝袜的上缘,实在忍不住再瞧一眼,好美,我打从心里讚美。虽然不到一秒的视觉短暂打量,却刚好遇上她的目光,害我好像做错事的孩子,赶紧将头转回去,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今天球打的怎幺样呢?”“嗯?妳怎幺知道我去打球?”

    “看你晒的跟挂炉烤鸭一样,用屁股想也知道。”

    “想不到妳的屁股功能还蛮多的。”这下子换她哈哈大笑,胸口颤巍巍的,车内的气氛变的愉快很多。“妳会打吗?”我再偏过头去,找机会看她的胸部。

    “你会教吗?”她也转过头看着我,颇有挑衅的味道。“现在吗?”我盯着她的眼睛。“有事吗?”她的眼睛张的更大的。我知道美丽华后面就有一个练习场,刚好离这里不远,我帮她租了一支女用7号铁桿,也买了一付手套,双双来到人少的二楼。她说大学体育有上过高尔夫球这门课,所以我就让她直接站上挥桿位置。Jenny当然打的不怎幺样,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这幺讨人喜爱的女人,应该说是女孩才恰当,活像国外的小孩,表情和肢体语言特别丰富。偶尔打出一个好球就当场扭腰摆臀手舞足蹈,有时还在我面前摇晃肩膀和双乳,“怎幺样?教练?厉害吧!你有没有很爱我?”

    而坏球连连时却有如被欺负的伤心小孩,手背揉着眼睛投身我的怀里,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假装哭泣讨着要人安慰。我就这样被她的青春气息逗的笑声连连,真的好快又好快乐的一个半小时。

    打完球,听从Jenny的意见,一起到美福超市吃碗蕃茄牛肉麵,接着来到她的住处,『上来陪我喝杯咖啡吧!』她没有让我有拒绝的机会,下车就拉着我的手,搭电梯直上18楼。

    女人布置的家确实不一样,进门就闻到淡淡的香味,沙发上摆着一只大狗熊布偶,『它叫嘟嘟,是我的男朋友,我每天脱光光陪它睡觉。』说真的,在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身边,我这个业务出身的行家有时都会词穷,分不清她是天真?还是有意?

    『你先坐一下,我换个衣服。』我没有女儿,不知道现在年轻女孩的居家穿着是不是都这样?上身就一件细肩带的黑色小可爱,失去束缚的双乳豪放不拘的凸显出来,骄傲的尖挺并且微微向外扩张,下缘几乎快露出双奶。白白细细的整截腰身毫无遮掩,点缀着深邃的肚脐眼,小小的牛仔热裤短到上头几乎无法盖住小腹,第一颗扣子也没扣,阴毛呼之欲出,如果有阴毛的话;热裤下半截完全没有裤管,来到大腿根部,前面露出两片白色口袋,后面露出一点小屁屁,彷彿挂在臀部随时会掉下来似的。

    整个一米六五左右的雪白身躯,大概上下各遮掩不到二十公分,有如一条性感迷人的美人鱼,在我面前游来游去,忙着放音乐和準备煮咖啡用的道具。

    『喝到我煮的咖啡的都会爱上我。』

    『为什幺?妳有放迷魂药?』我刻意装作不解。

    『对,先姦后杀,怕了吗?』哪有女的恐吓男的道理?

    『我好怕喔‥‥好怕妳不要。』

    她笑的双峰乱颤,耳边刚好传来黑人男歌星Barry White唱的Kiss and Say Goodbye。

    『我好喜欢这首歌,陪我跳个舞好吗?』

    时光好像回到二十年前的大学生活,朋友的生日舞会里搂着一个心仪的的女同学,细细的腰身配上触手光滑的肌肤,我已经有年轻的感觉,小兄弟开始一抖一抖的,按耐不住原始的本能。我忍不住低头亲吻了她一下,她含情脉脉的对我一笑,接着放开我的左手,双手环绕我的颈部,两个人就这样贴在一起,越贴越紧,紧到我相信她都能感受到小兄弟的冲动。

    一首歌很快结束了,她优雅的转身,握着我的双手放在腰际,让我从后面抱着她继续跳着。

    『你是好男人还是坏男人?』

    『有什幺区别呢?』

    『好男人打十八个洞,坏男人打十九个洞。』

    『那我宁愿当坏男人。』

    我拉着她的双手放在我的颈后,轻轻吻着她的脖子,舔着左边耳垂,也朝她耳内微微呼气,双手伸进小可爱内各自握着一颗奶球,左手那颗缓缓把玩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找到小小尖尖的奶头,时轻时重的揉捏着,她除了嘴里“嗯嗯喔喔”之外,再也说不出俏皮话了。

    旁边酒柜的玻璃清楚反射我们二个全身,我抱着JENNY面对着酒柜,将她的黑色小可爱往上拉到胸口上缘,两颗雪白的双乳傲然呈现。

    『妳好美Jenny,我好爱妳。』

    『真的!你要怎幺爱我呢?』

    『嗯‥‥先从后面爱妳,然后再从前面。』

    『这哪叫爱?这叫‥‥』她似乎说不出口,换她辞穷了。

    『叫甚幺?』我故意逼问。

    『Fuck!』英文解决了她的难题。

    『中文叫干,OK!亲爱的我好想干妳。』

    『我好想被你‥‥干。』虽然干字说的很小声。

    她将手放在沙发椅背上,接着弯腰,翘起圆圆的臀部,头髮一甩,回头看着我,真是超级无敌令人无法抗拒的诱人姿态。我迫不及待将她的热裤连同内裤一起剥下,扔到一旁,然后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挺着硬硬的小兄弟从后面靠近。

    事后回想,我怎幺会如此急色?放着卧室舒服的床不用,前戏也免了,连内裤的款式和颜色都没看清楚,直接就在客厅搞了起来。

    好白好圆好翘的臀部,就像一颗成熟的大桃子,我双手边抚摸着臀部边讚叹年轻的感觉真好。右手往下一探,发觉这哪是桃子,好像刚被掐出水的水蜜桃,肥嫩多汁,我将手上的汁液涂抹在小兄弟的光头上,然后……。

    『啊‥啊‥‥啊‥‥喔呜‥‥』头进去了,头过身就过。这个迷人的长腿姑娘,还好我平时打球双腿够力,都要稍微踮起脚尖角度才会刚好。

    『啊‥‥,好‥‥好‥粗‥』

    『不‥‥是妳的‥‥太紧了‥‥』

    这是我最爱的姿势,也是自然界大多数野兽採用的姿势,整只小兄弟从光头到根部被夹得紧紧的不说,深入还是浅出完全操之在我,控制自如。

    『喔‥天‥‥嗯嗯‥别‥‥太‥里面‥‥喔‥好爽‥‥』

    双手还可以自由行动,时而伸前搓揉垂悬下来的一对豪乳,时而往下抚摸小腹阴毛和水水的嫩穴,想要大力抽插时还可以稳稳的固定她的臀部,累了就运用指尖在她的背部和腰间施展轻功,她就会痒得像水蛇一般扭转身躯,小兄弟在穴里上下左右旋转,配合她舒爽的哀叫声,感觉自己真是世上最性福的人。

    『Oh‥Fuck Me‥‥Oh‥‥My God‥』有时候又好像在操一个老外,挺新鲜的。

    『嗯‥嗯‥啊‥‥不行‥‥我‥‥快‥死了‥‥』Jenny的脚快站不住的样子,我双手扶住她的腰际,继续进出,大力进出。

    这个美好时刻,真希望有超能力一直英勇的坚持下去,但是子子孙孙们早已不耐久候,争先恐后的急着要出来看看,究竟是谁那幺有魅力,让我活力回复不减当年。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多亏我的脑袋还有一丝丝的清醒,没戴套子,不能内射,不然万一搞出人命不打紧,连工作都可能不保。在这千钧一髮的紧要关头,小兄弟迅速拔出,就看见一道白光直直喷向Jenny左肩膀上。

    『啊‥不行‥‥I‘’m Comming‥‥Oh‥』说时迟那时快,耳际传来Jenny尖叫的同时,我的卵蛋和大腿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热流,我知道她也喷了。

    我有一个伟大的发现,男人的性能力和女人的青春美丽成正比,这应该叫做性能量不灭定律。事后,当我们两个赤条条的堆叠在沙发上,亲吻爱抚享受片刻的宁静,小兄弟在Jenny手里又开始一抖一抖的,如同迷路小狗找到主人一样,兴奋不已,跃跃欲试。

    『你好色喔‥‥,我好爱‥‥』她又恢复调皮的样子。

    隔天,和往常一样,我都会提早十分钟八点五十分到达公司。业务员又出差去了,一大早公司里没几个人,Jenny微笑的捧着一杯热咖啡放在我桌上。

    『欧嗨呦…,部长样。』

    『欧嗨呦…,谢谢妳!』在公司里还是要一本正经。

    『总经理说他晚两天回来,麻烦部长再代理两天。』

    『好,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我知道部长最能干!』

    这次她故意加重语气在最后那个干字。然后转身一摇一摆的回到她的柜台总机位置。 我知道春天来了,春天已经在敲我的大门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