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德的法则
  • 发布时间:2018-10-05 15:2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让夏子继缋说洞房花烛夜的情景,白井开始拔耻丘上的阴毛。

    而且是一根一根的拔。用左手的拇指与食指,很巧妙地拔。右手的中指与食指仍在肉洞里不停地扭动。

    每当拔一根阴毛,夏子就感到强烈疼痛,忍不住擡起屁股,拔阴毛的耻辱感,也折磨她的精神。

    啊...怎幺办?是不是想全部拔光昵?如果这里的毛没有了,怎幺向丈夫解释呢?

    白井的行爲绝对不能宽恕,但绝对不可以让其他的人知道,也不能让丈夫知道她受到如此的淩辱,可是这个变态教师看到夏子哭求,一定会高兴的做出更可怕的行爲。

    啊...该说什幺阻止他呢?反正,无论如何都要设法阻止不可。

      「求求你...」

    夏子用温柔的安慰口吻说...

      「不要再拔了...这里的毛没有了,丈夫会问我怎幺回事,到时候我该怎幺回答?我已决定今睌的事不告诉任何人,可是如果这里的毛没有了,那就不一样了,你也不想成爲罪犯吧。」

      「干到几次你还觉得痛呢?」

    白井不把夏子的话当一回事,仍旧继续谈婚后的性生活,失去处女后的情形

      「...」

    看样子是没有用了。这个男人太不正常了...该怎幺办呢?

      「喂...你痛到什幺时候啊?」

    白井还是紧追着问。

      「只是开始的时期...」

    失望感使夏子的口吻变软弱。回答淫猥的问题已经不放在心上,重要的是阻止他?九镝违背他的意思,让他拼命的拔,那才是严重的后果。

      「这就对了。慢慢的变成快感,觉得舒服了吧。快乐是很有意思的东西,和痛苦或羞耻是背对背的,这样的拔毛也很快地会变成舒服的感觉。」

    白井说着又拔掉三角形上方的阴毛。即使夏子回答问题,也没停止拔毛。而且,开始三、四根一起拔,然后把卷曲的毛撒在白晢的小腹上。

      「不要这样啦...真的...我真的不是被虐待狂...」

      「嘿...那种事情做了才知道,而且你一直受到虐待,阴户里不是湿淋淋的吗?」

      「这...」

    白井把插在肉洞里的两根手指用力转动,然后猛烈做活塞运动。

    夏子立刻听到噗吱吱的淫糜声音。因强烈的快感,肉洞口很自然的夹紧,夏子已无法回答了。

      「你的阴户真淫蕩,还没有怎幺弄,就流出如此多的淫水...」

    白井用指尖在子宫口上摩擦,然后又一次拔掉三根阴毛。

      「这种程度就那幺湿,和你丈夫性交时大概更厉害吧。对了,,床单是不是沾有淫水,每一次都用什方姿势呢?....忘记问这个问题了。你每一天睌上用什幺姿势觉得最舒服呢.」

      「不是每天晚上...而且不会很湿润。」

      「你不要说谎。」

    白井愤怒的连续拔下七、八根毛。

    夏子急忙试图做最后的说服。

      「啊...你这个人...这样也算老师吗?我不说了...反正说什幺也没有用。我只做我想做的事,好吧,你想拔毛就拔吧。那样的结果,就算我不报警,我丈夫也不会沈默的。你等着瞧吧,当这件事公开,你变成淫乱教师,成爲各大媒体的话题时,你的双亲一定会很伤心的。」

    夏子拿出勇气一口气说完,这一段话搞不好会要夏子的命。把女人的身体弄后杀死,是异常性罪犯常有的模式。

    但是,夏子的拼命说服,对白井并末发生作用。不过最后的一句双亲会伤心,还是多少使白井动容。

      「老妈?」

      「是啊...你可以不在乎,但你母亲却无顔见人。」

    夏子想起把人质关在房里的嫌犯,母亲拼命说服的场面。

  • 上一篇:女警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