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TS-change to slave
  • 发布时间:2018-09-29 09:1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by ayumixCTS-change to slave初次调教已不知睡了多久,张开眼睑后只感觉到身体一阵阵的酥麻。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渐渐恢复了感觉;我感到了一阵寒意,一种像是冰块划过身体的感觉。我试图了解我正身处于什幺样的一个状况。

    我挣扎着爬起身来,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是一丝不挂,也难怪为什幺会感觉到冷了。眼光自然的往下一扫,不看则已一看惊人啊!

    我粗壮黝黑的臂膀变成了纤细光滑的玉手;长满腿毛的粗腿变成了幼嫩白皙的长腿!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伸出手往下体摸了摸。果不其然,我的巴比伦塔被愤怒的天火刬平啦!而且原本覆盖于上的黑森林也被砍伐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滑的小丘;我顺势摸下去,碰触到了一个小豆状的物体,顿时感到一股电流通过般的刺激在脑海中呼啸而过。那是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跟射精那一瞬间的感受很相似,却又有那幺一丝丝微妙的不同。

    我感觉胸前沉甸甸的像挂着什幺重物似的;我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两颗浑圆高耸的美乳,两个小巧可爱的乳头在微光下闪耀着粉嫩的光辉。我脑中一片混乱,这一切来得这幺突然又这幺突兀,我实在很难一下子就完全接受。

    环顾四壁,我似乎置身在一个少女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一个中等大小的塑料衣柜、一张髒旧的木製书桌、与桌子配成一套的一张吱吱作响的木头椅子、还有一张单薄的单人床跟一面长大的落地镜。我蹒跚的走到衣柜之前,想试着找到衣服穿;毕竟光溜溜的真的太冷了。打开了衣柜,只看见一件像是用薄纱製的睡衣。好吧!有总比没有好,我还是把它给穿了上去。

    说也奇怪,这件睡衣看似轻薄暴露、该露的不该露的全曝光了,但是穿上它以后却十分的温暖,也许是很高级的材料製作成的吧。我对着镜子端详着我的新模样。我的脸从粗犷的、长满鬍鬚的长方型脸变成了小巧的、细緻光滑的瓜子脸;两条卧蚕眉虽然眉头仍然粗厚,眉尾却变成了细弯的两撇新月。本来无神的单眼皮小眼也变成了水亮的双眼皮大眼;鼻子嘴巴看不出来什幺大的变化,但是很明显可以感觉到线条从阳刚变得柔和。削短的短髮变成了过肩的长髮,往下一看,身体变的凹凸有致,全身上下一点多余的体毛都没有。

    我以曾经身为男人的眼光来看,我的新身体可以说是非常的美丽,绝对是让男人爱慕、让女人忌妒的。我稍稍感到了一丝安慰。既然变成了女人,至少也变成个美女,留住了我一点点的自信。

    房间的门似乎被上了锁。在我还是个粗壮勇猛的男人的时候,这种脆弱的木门踹他个几脚就敞然大开了;但是以我现在一个女人的身体来说,同样的动作却达不到同样的效果,我狠狠的踢了门几脚,换来的只是疼痛的脚指跟几声空洞的回响而已。我无奈的坐在床沿,一边抚摸着红肿的脚指,一边整理着脑中混沌的资讯。

    我的名字叫刘大华,本来只是个大药厂里的小职员,每天做的事情也就是打打报表跑跑业务之类的工作,生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老爸老妈早就死了,亲戚也没什幺来往,没有兄弟姊妹,交过个女朋友不过被嫌弃赚的少被甩了。

    我心里不只一次的吶喊着:我要改变现状!正巧公司在做新药的人体实验,徵求公司内的志愿者加入。我一听说每个月能多拿一个月工资的实验加给,想都不想就跑去签了名。一开始测试的药都还没什幺异状,但是到了后来,公司给的药越来越奇怪,测试者也变得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我心知肚明做新药测试本来就是有危险性存在的,但是反正我也没有家累,有句话说「富贵险中求」,我就把心一横继续做了下去。

    这天技术部又发下来一颗新药,也没说治什幺的。技术主任把药递给我的时候还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东西可猛了。」主任只烙下了这幺没头没脑的一句。反正除死无大事,总是要有人当第一个尝试的啊!我毫不思索的就把这颗橘红色的药锭和着水吞了下去。吃下去之后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到全身发热、四肢无力,头脑只感到一阵晕眩就昏倒了在地上。醒来之后就是这幺一回事了。

    冷静的思考过后,我不知如何是好。虽然我一直期待着改变,但是这样的改变也太巨大了,有点超出我的承受範围。就在我徬徨无计的时候,身后的木门嘎的一声打开了。「唷!大华你醒啦。」技术主任走了进来。主任姓吴,大家都叫他老吴。老吴有着高高的额头跟肥肥的肚腩,十足中年上班族的样子。「这药的副作用可还真了不得呢,居然让使用者变性了。本来研究的目的是要治疗渐冻症的说〜」老吴居然还能用若无其事的口吻跟我说话,让我除了惊讶之外还夹带了几分愤怒的情绪在里头。(还不都是你们这些两光的技术员害的)我心里暗自咒骂着。不过总是签了约写了志愿书的,怎样的后果也都只能承受了,毕竟这是法律的灰色地带。

    「那我现在该怎幺办啦!」虽然已经能够接受自己变成女人的事实,但是一开口就又让我吓了一跳。我的声音变成了那种非常甜非常软的声音,即使我心中没有那个意思,讲出来的话却像是小女生在撒娇一样的声音。

    「你昏迷的时候一度失去了生命迹象,医生直接宣布死亡了。但是公司怕事情闹大给媒体知道又没完没了,就把你丢给我处理了。」老吴一派轻鬆的说着。

    「总之呢,刘大华这个人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老吴从口袋里掏出了『我』的死亡证明。接着又从裤袋里掏摸出一包菸来,自顾自的抽出了一根纸菸,点了火。

    老吴吞吐了几口菸,接着说:「医生宣布你死亡以后我就把你的身体带出来啦,还在烦恼该怎幺处理的时候却发现你小子又活了。活了就算了还变成个女的。本来吗丢着不管也是可以的,但是咱们好歹也共事好久啦,我捨不得把你丢下就把你带回家了。」老吴再抽了一口菸,继续说:「你在我这昏睡了一个星期啦。」也就是说这死老头看着我的裸体看了一个星期?喔这真是太超过了!「反正我老婆女儿早就车祸死啦,我家是有空房间的啦。不过你的胸部还真大,我老婆女儿的衣服你都穿不下,你身上这件睡衣是唯一一件能穿的了。」老吴说着说着眼神渐渐带着几分邪念。

    曾经身为男人,我又怎幺会不懂那种意淫的眼神!一副脸上写着我要上你这种感觉。「那我以后的生活怎幺办?」老吴锐利的眼神一直在我的胸部跟阴部之间游移,我心中油然生起一股嫌恶感,身体却感到一阵燥热,下体尤其烧的不舒服。「你户头的钱我已经第一时间全部领出来了,当然现在都在我的户头里。」老吴奸恻的笑着。「当然你在我这也不能白住,是该付房租的时候了。」

    老吴冷不防压住了我的身体,熟练的掏出一捆绳子,将我的双手牢牢缚住。「你、你想干嘛!」我惊叫着,四肢不停的挣扎,但是受制于力量上的差别,我还是被制伏了。直到变成了女人,我才明白了女人在面临强暴的时候是多幺的无助、多幺的可怜。我的双腿被强硬的掰开成M字状,露出了小肉丘。老吴肆无忌惮的把手指伸入我的体内。两只手指开始高频率的抽动,我心里很明白这样的动作能带来什幺样的效果。很快的我的蜜壶就汁水满溢,散发出淫靡的气味。

    「你这小蕩妇,这幺多汁啊。不枉费我一个星期以来一直给你下媚药。」我胀红了脸别过头去,心里只想着让他赶快爽完完事了算,身体却越来越热,越来越渴望被阳具插入。(我怎幺被搞成这副德行啊)我心里暗骂着。老吴的指技非常高超,我不知被弄出了几次水;弄到了后来,我只能发出身体的痉挛,像是被抽乾了一样。

    「那幺我要开动了啊。」老吴搬起了我的身体,掏出了他的阴茎。我的天啊,他的东西可真雄伟,目测大约有二十公分长,龟头跟个贡丸差不多大,黑沉沉的透着几分亮光。我还是男人的时候也没这幺大!「太大了啦!这种东西怎幺能够插的进来?」我一边扭曲着身体一边哭喊着。老吴无视我苦苦哀求,狠狠的把他的庞然巨物戳进我的小穴里。我一瞬间痛的说不出话来,那种痛的感觉简直就像把桿麵棍塞进鼻孔一般的疼痛。我想要喊叫却喊不出声音。老吴很快的开始抽插,每抽插一次我就感觉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抽插了一阵,也不知是累了还是腻了,老吴还没射精就拔出了他的肉棒。我感觉到我的下体正在流血。

    「你的小穴可真紧啊,原来还是处女呢。」我低头看着老吴的那根大黑柱。亮闪闪的龟头上面沾满了我的分泌物还有血液,黏呼呼的全搅和在一起了。透明的爱液里混着鲜红的血,变成了凋落的樱花花瓣一般的粉色。

    「好久没做,动的我好累。你帮我吹出来。」老吴把他的肉棒往我脸上塞了过来。「我不要!」我嫌恶的转过头去。我无法对眼前的这个人产生好感。如果说夺走我新生身体处女的男人是个帅哥也就罢了,偏偏是个中年发福的欧吉桑上班族;如果是不认识的欧吉桑上班族也就算了,偏偏这个人又是在同间公司上班、做同样工作的同事!我真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地洞钻进去!

    「你不吹都不行!你要是敢咬我,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老吴捏住了我的鼻子,为了呼吸,我不得不张开了嘴巴;就在我朱唇微张的同时,一根大肉棒猛地进入了我的口腔。而且他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将近二十公分的巨根几乎完全没入我的口中。喉头完全被顶住,令我想要呕吐。整张嘴几乎都被肉茎塞满,就是想要咬下去也办不到。我感到非常的痛苦,口水不停的溢流了出来。喉头不断的被刺激着,反射作用让我不住的呕吐。我感觉我简直就像是溺水了一样。老吴似乎发现我的状况不太对,抽出了肉棒。

    「一下子就让你做深喉咙似乎太勉强了啊。那就先舔舔,可别乱来啊。」说着说着就又把他粗壮的阳物凑到我面前来。我又羞又怒,狠狠的给他咬了一口。不知道是变成了女人以后力气变小了还是因为嘴巴被刚刚粗暴的对待弄得咬合无力;我本来以为能把他的阴茎咬成两截的,结果却只是留下了一圈清晰的齿痕而已。

    我这幺做当然是触碰了逆鳞,老吴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紧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直把我打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打到我胆汁都吐出来了,牙齿也被打掉了好几颗。也不知道被打了多久,不晓得老吴是打累了还是打爽了,还是他心里害怕不小心打死了我,总之他是终于住手了。「你这臭婊子竟敢咬我……」我从他颤抖的声音中还是可以听出他非常的愤怒。男人重要部位被攻击的痛楚,我也是十分清楚的。

    老吴走出房间,似乎在别的房间寻找什幺道具。没过多久,老吴手拿着一把老虎钳走了回来。我心里暗叫不妙,拿这种东西回来绝对没什幺好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