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家马骑记
  • 发布时间:2018-10-11 18: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换家马骑记

    老婆婚前是个时装模特儿,身材修长均匀,三围玲珑有致;如今虽已生儿育女年近四十,但仍是风韵犹存,引人遐思。她平日个性开朗,待人热诚,因此常有许多男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和她亲近;不过她外表虽平易近人,内心道德尺度却严,所以那些个男人大都自讨没趣,铩羽而归。由于结婚已久夫妻性生活益趋平淡,爲了增添情趣,我经常租些A片回家与老婆共赏;但老婆却正经八百,一丝不茍,完全不肯仿效学习。虽然由她的身体反应,我知道她也兴奋动情,但她就是死板板的一声不吭,搞得我也意兴阑珊提不起劲来。

      同事小王与我交情最好,我们几乎无话不谈。30岁的小王英俊潇洒,泡马子功夫一流,经常向我炫耀光荣的战绩。

      这天我俩聊到换妻的话题,小王突然贼兮兮的道:“老哥,不如咱们来换一换,你看如何?”

      小王的老婆才27岁,奶大腿长,是有名的美女,真要能换,我当然求之不得,但我那老婆……

      想到这,我不禁歎了口气道:“唉!我当然同意,只是我那老婆……难啊……”

      小王一听兴趣可来了,他兴沖沖的道:“我一向很欣赏大嫂,只要老哥你同意,我老婆就让你先上;至于大嫂,你就交给我好了……”

      我一听,竟然有这等好事,当下欣然同意,立即和小王击掌爲誓。

      小王办事俐落爽快,当天晚上就要我去他家单兵作战。他挤眉弄眼的道:“大哥,我已经跟老婆讲好了,下班你就自个去我家,不过我老婆胃口大得很,你自己可要多保重啊!”

      小王的老婆显然不是初次搞这勾当,她热络的招呼我,态度大方自然。中间的细节咱们就不提了,直接进入正题。

      洗过澡的她,全身香喷喷的寸褛不挂,赤裸裸的歪在床上,骚骚的叫唤:“李大哥,你还发什麽楞?人家想你好久了啦!”

      我看她那骚样那还忍得住?当下一个饿虎扑羊,便将她压在身下。她全身软棉棉的就像是蛇一样,扭啊扭的小嘴就凑上我的鸡巴,她轻轻巧巧的那麽一舔,我只觉一阵冷颤,鸡巴立刻硬得如钢似铁,简直破了十年来最佳记录。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我也拿出看家本领,朝着她阴户就是一阵猛舔。她被舔得舒服无比,哼哼唧唧,呢呢喃喃,一边浪叫,一边说些淫秽的话语:“大哥~人家受不了……你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我这小骚屄嘛!~唉哟~~快点啦~~”

      我一听真是兴奋万分,觉得和她作爱真是过瘾刺激,那像我老婆,简直就跟木头人一样。我扛起她的大腿,将龟头对準阴户,一家伙就狠命往里面戳。

      她啊的一声,撒娇道:“哇!你的鸡巴好大,戳死人了啦!讨厌~~也不会温柔一点。”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鸡巴不过普通,但听她睁眼说瞎话,倒也颇能满足我的虚荣心。于是我拼了老命,快速抽插起来。

      小王说得可没错,他老婆胃口很大,简直就是榨汁机。她一路高潮不断,浪叫到底。我才刚泄,她就含着我的鸡巴猛唆。结果一竿进洞延续成梅开二度,梅开二度又延续爲梅花三弄,梅花三弄又延续爲四季发财……当她要求五福临门时,我垂头丧气,可再也神勇不起来。不过她还挺疼人的,她语带幽怨的道:“李大哥,你把人家弄得死去活来,怎麽现在又不理人?你下面累了难道嘴巴也张不开?我不管,人家那里好痒,你快帮我舔舔嘛!”唉!长到四十岁,我终于知道,什麽叫男人的悲哀了!

      我那天盘肠大战,鬼头鬼脑的小王也没閑着,他还没下班就先打电话连系我老婆,说有要事相商。老婆平日也知道他与我要好,如今见他神秘兮兮,不禁也满腹狐疑。

      俩人一见面,小王就哭丧着脸说我偷他老婆,老婆一听如遭雷击,整个人傻愣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死小王果然是猎豔高手,他唱作俱佳能哭能笑,唬得老婆一愣一愣的听他摆布。他开车将老婆载到他家巷口,让老婆亲眼看见我进入他家,老婆气得浑身发抖,他却又反过来安慰老婆。老婆忍不住崩溃了,趴在他身上哀哀的哭了起来,小王轻抚老婆秀发,温柔的说道:“唉!大嫂!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找个地方清净一下吧!”

      他将车开到郊区人迹罕至之处,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诉说,他是如何的难过痛心。老婆受他感染也是伤心欲绝痛哭流涕,他趁老婆心神不定之际,不着痕迹的便将老婆搂在怀里细细抚慰。老于此道的他并不急于侵袭老婆的敏感部位,只是抚摸头发,将嘴贴近老婆的耳朵轻轻泣诉。越是端庄正经的女人,越受不了这种若有似无的挑逗,老婆情绪激动之下,竟轻易的让小王侵占了她贞节的嘴唇。他一边亲吻着老婆,一边施展他的调情密技。他握着老婆的手轻轻搓揉,身体也紧贴着老婆磨蹭。老婆在他的柔情攻势下,防卫心不知不觉的便消失无形,敏感的身体也起了异样的反应,她觉得小王好可怜好伤心,她有责任要补偿我的错误,让小王高兴。

      小王的爱抚愈渐露骨,他将手探入老婆裙里,抚摸老婆的私处。老婆蓦然警觉欲待推开小王,但小王却一反方才的温柔含蓄,呈现出男人的凶猛强悍。他粗暴的将手指伸入老婆的阴户抠挖,并恨恨地道:“大嫂!对不起,我一定要报複!他玩我老婆,我就要玩他老婆……大嫂!原谅我!拜托妳帮我吧!……”他扯开老婆的衬衫、胸罩,拉下老婆的裤袜、三角裤,全面展开了攻击。他搓揉老婆丰满的乳房,吸吮老婆樱桃般的奶头;他粗鲁的扳开老婆的双腿,猛舔老婆的阴户。老婆一方面觉得内疚,另一方面也感受到异样的刺激,她阴户隐隐骚痒,白嫩嫩的屁股也开始摇晃;淫水像溃堤般的狂涌而出,老婆的端庄形象彻底受到了考验。

      小王展开攻坚的行动,他硬梆梆的大老二开始钻探老婆的嫩穴。他的家伙比我粗一围,长一截,因此一旦进入老婆的身体,老婆立即感受到那种充实饱胀的快感;她双脚不由自主地翘起,屁股也来回摆动迎合肉棒的沖击。大老二不断深入老婆阴道,直顶老婆敏感的花心,初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作爱,老婆既感刺激也觉羞愧,她双眼紧闭,嘴唇微张,忍不住竟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

      小王从我閑聊中知道,老婆作爱时一向都是闷不吭声的,如今见老婆竟被他搞得哼哼唧唧起来,他心中那股得意可就别提了。其实男人喜欢搞别人老婆,有一大半原因就是可以从别人老婆身上证明自己的优越性,小王这家伙,可彻底满足了他骄傲的男性自尊。

      那天淩晨三点,小王得意的回来了。他看到我被她老婆整得浑身瘫软,不禁开怀大笑。

      我尴尬的起身穿衣準备回家,小王贼兮兮的道:“大哥,大嫂已被我搞定了!你回去可别惹她!”

      我一听半信半疑,便问他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他毫不隐瞒,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这下子可吓得我半死。

      我埋怨道:“你这小子怎麽这麽缺德?竟然说我偷你老婆,要是回去她跟我算帐,那可怎麽得了!”

      小王笑道:“大哥你累得腿软,大嫂也不比你好多少,我可是卯足了劲侍候她……嘿嘿~~你还骗我大嫂性冷感,我看她也不比我老婆差多少嘛!”

      我心里突然有股酸酸的滋味,像是吃醋,又像是自卑,反正是非常的不舒服

    太棒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

    谢谢楼主分享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是最好的论坛

    我觉得原PO说的真是有道理

    是最好的论坛

    回覆 yuanhui0007 的文章

  • 相关内容